“创新之问”.班主任工作室第二次集体研修中心发言资料:新时代学生心理问题的新变化

作者:袁芳荷来源:教研室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30日 点击数:

“创新之问”工作室第二次研修

 

           研修主题:新时代学生心理问题的新变化

                          本次研修活动中心发言人       袁芳荷老师

袁芳荷老师具有扎实的心理学和教育学研究功底,具备多年在一线务实工作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创新之问”班主任工作室借助袁芳荷老师的优质资源,让全体工作室成员对新时代学生的心理问题引发思考,个体发言与集体讨论相结合,共同探讨解决新时代学生心理问题的方法和路径。

2020年10月28日下午,“创新之问”班主任工作室举行了第二次研修活动。

袁老师在集中研修前预设了三个问题,在工作室微信群展示给所有成员思考,问题如下:

Part1:你的职业生涯中发现了学生哪些心理问题的变化?

 

Part2:  不同年代下学生持久学习的动力问题

Part3:在新高考背景下,如何引发学生兴趣激发学习动力?

 

研修活动前的热身游戏别开生面,大家积极参与,笑声连绵。伴随音乐节奏,要求思维与动作和谐并进,我们的注意力很快集中起来。在轻松热烈的氛围中拉开了研讨的序幕。

               图一   工作室老师研修之前的热身活动

本次研修围绕“新时代学生心理问题的新变化”主题从以下三方面展开:

(一)在班主任职业生涯中,你发现了学生哪些心理问题的变化?

从事了十年以上教育教学工作的老师均能感受到学生凸显的心理问题所发生的变化。主要表现为:

(1)学生的自我中心意识更突出,缺少换位思考的能力。

这类学生在与同学打交道的过程中,习惯于用自己的意志主宰他人,忽略其他同学不同的想法,同学彼此之间的矛盾由此产生。当多数学生不能接受过于自我表现的同学时,“自我中心”的学生便陷入孤立状态。遗憾的是“自我中心”学生仍然不能自省,会把问题与责任归于他人,对同学对班级产生对抗心理,情绪低落,心态失衡,行动另类。

这类学生在与老师打交道时,往往只能听好话,不能听取批评意见。当老师找他(她)谈话时,只要一提到他(她)的学业问题,就会情绪激动,不能接受,甚至扭头离开。之后,让老师也对他(她)“敬而远之”,无可奈何。久而久之,这类学生积累的学业问题越来越多,搬不动,也不敢面对。学业上的差距使自己逐渐形成为外表强势而内心自卑的“刺猬”。

高中阶段仍然“自我中心”的学生,应该是在其成长过程中的“家庭中心”地位从未撼动。在家里,一直接受家庭成员的肯定与赞美,家庭成员百依百顺为他(她)服务,提出的要求与欲望不断得到满足,他得到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没有承受过挫折,也没有产生过感恩情怀。在小学和初中阶段学业难度不大时,往往会因为成绩还不错而得到家长的褒奖与“吹捧”。

但到了高中阶段其心境会发生较大的变化,他(她)会发现身边“不买账”的同学很多,当心境不能沉淀下来解决学业上的问题时,老师找谈话的次数也多。“自我中心”学生很难与同学和谐共处,很难通过自我反省去改变自己的处事方式,也很难通过换位思考以改善心中的不良情绪。随着高中阶段学业压力的增大,自己的外部人际关系又得不到改善,缺少倾诉的对象和情绪释放的端口。家长也会因为孩子的学业没有进展而焦虑,甚至一改过去顺从的做法,对孩子施加压力,这种情景下的学生最终会因为内生的压力过大而迷失自我。

(2)班主任的权威和地位逐渐下降,学生的执行力变弱。

中国曾经是一个“师道尊严”的国度。在纯朴年代,教师就是“有学问”的代名词,至少民间百姓对老师是以礼相待、非常尊重的。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些年,国家尊师重教,老师的社会地位一度飙升。那时的我们也曾经是学生,作为学生的我们对老师只有敬仰,尤其对班主任老师提出的要求更是铭记在心,作为自己的行动准则。

时至今日,我们作为班主任老师,感觉到学生对老师的管教选择性地听取;对班主任的教育往往产生反感甚至正面冲突;对于校纪校规和班规班约学生也时有违背;甚至还出现学生谩骂老师、家长“挖坑”陷害班主任的情况……

班主任老师权威下降、学生执行力变弱的具体表现有:要求学生不迟到、不在教室吃零食、按时完成作业、及时复习、认真履行值日职责等等,但学生经常踩点到教室,有的学生迟到次数很多,公开或偷偷在教室吃零食,缺交作业或应付交作业,从不复习,考试临时“抱佛脚”,值日工作应付了事、偷工减料等等。

在场班主任谈及了在教育“问题”学生时碰到的种种现象。有时会遭到反驳和抵触;当班主任说理和教育无效时,有时会情绪失控;还有“特质”心品学生在“不如意”时会冲进办公室谩骂老师;甚至有的家长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会“挖坑”陷害或诬告班主任等等。所有这些发生在班主任与学生之间的事,其直接原因是学生的心理品质不佳,导致期望值高而执行力差,挫折承受力偏弱,不能面对自身存在的不足。学生成长的缺陷,会让班主任感到苦恼与无奈,让班主任颜面扫地、权威下降。

班主任权威下降的背后折射出教育功能的下降,究其原因是复杂的时代和社会环境所致。首先,是由学生的成长环境决定的。学生的性格、意志品质、行为习惯、价值观等都是由原生家庭造就的,由于家长在教育方面的科学认知不够,导致对孩子教育的随意性或甚至有错误的做法。长期以来形成的内化特征,是很难在短时间发生改变的。其次,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在发生改变。在社会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时,社会财富增长和社会价值实现的路径是多种多样的,个人成长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模式也是多重的,学校教育的地位也随之发生变化。再次,是班主任知识和能力的内存与学生成长的需要不匹配。班主任成长的时代与学生成长的阅历不同,在价值观的认同上必然有区别。班主任的视野与学生认知的视野不同,导致班主任很难走进学生的内心世界,成为那个“懂你”的角色。

(二)当代学生持久学习的动力不足所反映的心理问题

不同成长环境的学生其读书的动力有所不同。在重视科技教育的年代,不管在农村还是在城镇的孩子,都会把“读书—考大学—成才”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成长过程中所承受的体力磨炼和意志力的增强,提升了学习的专注度和持久性。学生考上大学能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一种巨大的成就感和荣誉感油然而生。在物质相对匮乏的时代,不读书学习,就要参加体力劳动,于是读书成为了孩子们更好的选择。那个时代的学生读书的内生动力强大,求知欲望强烈。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逐渐变得丰富,娱乐活动多元化。社会主流价值观慢慢发生变化,人们往往以赚钱和积累财富作为自己人生的主要目标,功利化的人生和即时感的娱乐,就能让人们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劳务用工的扩张,做一个没有文化的打工者也能超过体制内的工资,专注学习已经不能马上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通过读书来实现发展的动力逐渐弱化。青少年学生崇拜体育、影视明星,迫切希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浮躁的社会已经把轻飘的灵魂刻进了学生的躯壳,学生缺少了勤奋务实、刻苦钻研的精神品质,学习对于学生变成了负担,“厌学”成为了学生心理问题的时代特征。政府和社会往往把这种恶果归因于教育和教师,却很少反思社会深层次的问题。

    随着网络智能时代的到来,家长有了能力为自家孩子买手机,去网吧的学生少了。学生开始在学校攀比手机的品牌和功能,谈论网络游戏的升级,没有手机的学生成为另类。社会没有认识到手机对孩子成长的危害,学校对手机的管理名不正言不顺,手机在校园泛滥。学生晚上熬夜游戏,白天上课萎靡不振,班主任和学校没收.代管学生手机的做法反而被家长质问。学生为了玩手机可以不顾一切,户外体力运动少了,与同学的合作交流少了。很多学生的智力和兴趣被网络游戏控制了,需要深度思考的学习被边沿化,学习变成了一件“苦差事”。当家长为孩子的学业着急时,往往会对孩子做出承诺。孩子也会对家长提出一些条件,其中有一条是保留特定时间玩游戏。到高三阶段,父母多数租房陪读,为孩子包下所有生活上的事务。种种现象表明,很多学生缺少学习的内生动力,缺少一个人健康成长所需的优秀品质,被网络游戏控制下的“空心病”普遍流行。

关于学生读书动力问题的讨论,工作室的老师们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许首斌老师认为,我们学校的学生多数人是有目标有动力的,当班主任老师能帮助学生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目标时,学生就能规划好时间,在学业上取得进步,做更好的自己。谢江明老师认为,需要让学生深刻理解读大学的意义,构建学业与人生目标实现的内在关联性,敢于面对学业上的问题,指导学生的学习方法。当学生在学业上取得重大突破时,学业的成就感能成为推动持续学习的动力。

               图二    工作室成员正在研修讨论

年轻的罗敏峰老师认为,现代学生见识多,生存渠道多,网络传播的负面信息多,他们中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要读书。其实这就是相当部分学生对待学习的真实心态。作为班主任老师需要从学生的实际情况出发,逐步训练学生的体能,提振学生的精神品质,培养学生的班级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引导学生思考当前的努力与个人价值实现之间的关系,理解个人价值实现与社会需要之间的关系。班主任深入了解学生,用心发现学生的优点和长处,逐步培养学生的自信心和战胜困难的意志力,学会独立思考与判断,帮助学生实现健康的人格成长。在这个过程中,班主任就是那位“举着火把照亮学生前行道路”的人。

(三)在新高考背景下,如何培养学生兴趣、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

在多个省份实施了新高考方案后,湖南省的新高考也如期而至。新高考的理念是尊重学生的兴趣,表现在选科上有一定的自主权。希望用“兴趣”引领学生的学习,让“兴趣”成为学生持久学习的动力,把“兴趣”作为学生规划生涯的基础与核心。这种构想从理论层面上是符合逻辑的,让教育家们看到了一个“美好的”、“愉悦的”学习过程,从而减少了学生因不感兴趣的学习而带来的“乏味”与“痛苦”。“兴趣”是主体对有独特领悟力的对象进行长期关注而形成较为稳定的认知现象。如果学生能从小培养自己的兴趣,在高中所学的知识能延伸自己的兴趣,并以此为基础来做生涯规划,那就能让自己的学习变得快乐而又具有深度。

就像18世纪欧洲启蒙思想家构想的政治学说那样,他们勾画的人类政治理想是那样理性,令人神往,可是静态的构想与复杂的现实社会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新高考的愿望是美好的,也有一定的科学性,但是现实中实施的困难与复杂性却冲淡了这种美好的感觉。现实的具体情况是:学生在接受基础教育阶段阅读兴趣没有培养起来,对手机游戏不断升级的兴趣远远超过对阅读与思考的兴趣。对文化课程的学习以完成作业为标准,心态浮躁,渴望高分,不愿及时巩固所学知识,更不愿意深入思考,把学习过程变成无滋无味的快餐。

在新高考背景下,学生的选科方向仍然受家长和社会实用主义主流价值观的主导,基本上以理科为主,只有数学和物理两科学不下去时才会无奈地选学历史科目。选学了物理学科的学生不一定能学懂理科内容,选学历史学科的学生也不能深刻理解人文学科的逻辑性。在四选二科目中,学生则根据自己高一阶段的考试分数来定,不能理性思考所选学科中内在的关联性,暂时分数高的学科随着学科知识难度提升而变得茫然不知所措,想重选学科又因时间已经错过一年而无法回头。在新高考第一届学生的选课过程中,我们较少感受到学生是因兴趣浓厚而做选课决定,学生个人阅历和视野的局限性,让选课决定渗透了社会的功利观念和自己短视的价值倾向。

新高考背景下,作为班主任如何引发学生的兴趣,激发学生学习的动力?工作室老师达成了以下共识:

1)班主任首先要做一个探究型教师。探究不断变化的新高考新课程、不断变化的学生心理、不断更新的教学新技术以及影响孩子成长的重要环境等等。通过进行学业分析,为学生制定个性化的学习路径,激发学习源动力,提高学习成绩,培养学业的成就感;通过对学生良好习惯的培养,让学生具备极高的学习自觉性,帮助学生形成符合自己特色的学习方式;通过高效教学方法的探究,养成学生探究型学习模式,培养创新思维能力等等。班主任老师面对新时代的学生兴趣培养和新时代的教育目标要求,只有不断探究,才能更好地适应新时代的需要,更好地实现人才培养目标。

2)班主任要注重学生的个性发展,善于发现学生的兴趣,逐步引导并培养学生的兴趣。在学生成长过程中,他(她)所接触到的信息及经常得到的训练,往往会成为其感兴趣的长处。如形象思维比较发达的学生擅长绘画,逻辑思维能力较强的学生则喜欢安静思考,动作协调性好的学生喜欢运动和舞蹈,语言思维比较发达的学生则喜欢演讲和写作等等。有的学生可能把兴趣转变成职业生涯规划;有的学生综合能力较强,则可能把兴趣作为生涯规划中的点缀。这最终的抉择权和机会要交给学生本人,班主任老师主要是发现和引导学生的兴趣,培养学生的自信心,理性思考,点燃学生的希望,让学生真正科学合理地行使选择权。

3)班主任要注重学生的素质教育,全面发展学生的综合素质。学生的成长与成熟,是为了更好地走进社会和适应社会的需要。人首先要学会自立,拥有健康的体魄和阳关的心态,身心健康是生命绽放过程中的基本条件。人也要有宽阔的视野,拥有广博的知识和认知的深度,思维通达是生命自如行走于天地之间的必备条件。人还要拥有崇高的品德,孕育家国情怀和摆脱自私狭隘,精神健硕是生命璀璨发光的动力源泉。班主任要把身心健康、思维通达、精神健硕作为培养学生的价值目标,并融入到每天的工作中,以真正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

4)班主任还要善于与家长沟通,构建家校一体的新型教育模式。学生的成长带着原生家庭的痕迹,比如家长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对于孩子来说就会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积极的父母教养方式会为孩子的成长带来诸多益处。班主任要从改善学生的家庭环境着手,让家长能接纳孩子的不完美,树立合理的期望值,正确引导和激励孩子,适当放手与授权,培养孩子独立的人格和自信心。班主任还可以让家长认识教育规律和学习规律,用以理解孩子教授教育和掌握知识的过程。当学生有了一个和谐的良好的家庭成长环境,才可能规避孩子在父母面前的逆反心理,真正塑造学生健康的心灵。

总之,班主任通过探究与引导,让学生以兴趣规划生涯,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改善学生的成长环境,最终促进学生的学业与身心健康发展。

(备注:以上文字,由工作室主持人何新秀老师执笔,根据工作室集体研修思路与内容所做的整理而成。所采用的图片由工作室黄东鹏老师拍摄的。)


收藏】【打印文章